首页 热点 球场 业余赛 生活 资讯 学院 图片 视频 帮助

球会

旗下栏目: 球会 俱乐部 排名 专题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来源:高球网 作者:Morga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01
摘要:关于伊朗高尔夫,相信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还是一个谜。法新社通试图揭开它的面纱。的确,在今天,高尔夫在伊朗仍是一项极少数人的运动,可是伊朗的高尔夫联合会力图改变现状。

       关于伊朗高尔夫,相信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还是一个谜。法新社通试图揭开它的面纱。的确,在今天,高尔夫在伊朗仍是一项极少数人的运动,可是伊朗的高尔夫联合会力图改变现状。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北部,有一家名叫Engelhab(波斯语意为“革命”)的球场。当伊斯兰共和国1979年成立的时候,就像众多德黑兰的街道改名一样,Engelhab俱乐部也更改成了现在的名字。自此之后,伊朗唯一得到认可的高尔夫球场度过了相当艰难的时期。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Engelhab球场的草坪维护较为粗糙,球道旁的树木还算葱郁)

       原先该球场有18个洞,后来被军队征用了5个洞的用地,现在只有13个洞。如果想完成18洞的比赛,必须将其中的5条球道重打一遍。Engelhab球场是伊朗唯一一家有草的球场,另外还有4家沙地球场。
       虽然高尔夫相关设施严重不足,作为一个有志于在奥运会上有所作为的国家,伊朗拥有自己的高尔夫球协会和赛事。据伊朗高协主席Saeedi介绍,在总人口约8000万人的伊朗,打球人口只有不到5000人,其中女性500人。伊朗稀缺的高尔夫资源也体现在政府给高协的预算上,Saeedi透露说,伊朗高尔夫球协会一年的拨款只有20万美元。
      崎岖不平的球道,斑斑驳驳的果岭--更多是焦黄,而不是翠绿--并不是那么赏心悦目。然而在伊朗,这已经是最好的高尔夫了。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球手在伊朗的全国高尔夫比赛中)

       或许是缺少关注,又或者是缺少果岭维护员,在军队的命令下,原来的18洞球场丧失了5个洞。现在打球的人只有打两次5个洞才能补足洞数。然而球场却继续了下去,尽管并没有多少固定的球友。

  一些人抱怨,一些人嘲笑其非正统的13个洞布局。

  “真是太糟糕了,然而这就是我们所具有的全部,”40岁商人梅尔达德(Mehrdad)说。

  梅尔达德的时间分散在伊朗、加拿大以及德国。他努力每两个星期与朋友们打一次球,可是除了波斯人的周末(星期四和星期五),俱乐部都是空荡荡的。他同时表示在伊朗没有几个人了解高尔夫是什么。

  凯科夫斯-赛义德(Kaykavos-Saeedi)是一名53岁的公务员,他的任务是唤醒伊朗人,了解这项运动。

  “高尔夫每个人都能参与,可是我们这里,它却是微不足道的,”伊朗高尔夫联合会总裁凯科夫斯-赛义德说。

  伊朗的体育强项是摔跤、足球、排球以及篮球。就其本身而言,高尔夫被视为很难推广。

  凯科夫斯-赛义德承认自己作为高尔夫球手技术不算高超,可是他用了15分钟热情洋溢地谈到他的心愿名单--更多球场,更多练习场,学校之中对于这项运动有更多教育以及宣传,而到那个时候--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能容纳更多高尔夫球手。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这是2000年的老照片,这位穿着衬衣的伊朗女子在教练(白衣)的指导下挥杆)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伊朗女球手在Engelhab球场自己拖包打球)

      伊朗总共有8000万人,其中只有5000人--女性为500人--打高尔夫。因此除非修建更多高尔夫设施,否则打球人数不可能突然上扬。

  这项运动参与人数的稀缺反应在了联合会每年20万美元的预算上。而伊朗高尔夫的历史或许也阻碍了它的发展。

  二十世纪,这项运动伴随英国人而来。当时他们的石油经理人并不急于控制伊朗南方的油田,他们更想在上边打球。

  而这项运动的精英属性在伊朗前皇室的统治下放大了。最后一任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本人打高尔夫,并在当时的皇家乡村俱乐部的土地上修建起了德黑兰球场。

  除了唯一的有草球场,整个伊朗还有4座沙子球场。

揭秘伊朗高尔夫:仅有一座13洞草地球场
(哈桑-卡瑞米安戴了一顶”亚太业余锦标赛“的帽子,不知是否和关天朗、窦泽成同场竞技过)

谈到这里的顶尖高尔夫球手,能为伊朗荣誉而战的为数不多,其中哈桑-卡瑞米安(Hassan-Karimian)是该国最优秀的球手。本身是零差点球手,担任着国家队队长,38岁哈桑-卡瑞米安曾经参加过亚太业余锦标赛。

  “当我们出国参加国际性赛事的时候,我被问道:‘你们伊朗有高尔夫球场吗?’”他说,“当我说我们只有一个标准的草地球场,并且品质不高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

  按照哈桑-卡瑞米安的说法,伊朗也没有多少青少年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哈桑-卡瑞米安说话的时候正在Engelhab的练习场上课。这座练习场只有225码长,可是对于使用它的人而言这已经很好了。

  “我们的球手通常都在30岁以上。你很少能看到17岁、18岁的人打球,可是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正在取得进步。”哈桑-卡瑞米安此处是指全国的锦标赛以及到外国参赛。“当体育部注意到这一进步的时候,他们最终会关注的。我们需要树立一个推广的目标,要让高尔夫成为一项大家了解的运动。”

  可是亚太高尔夫联合会主席大卫-切瑞(David-Cherry)表示,要在伊朗吸引足够多人参与任务艰巨。

  “伊朗的大众无法了解这项运动,因为它并不在电视上播出。”元月份拜访了德黑兰的大卫-切瑞说。他同时指出学校是一条可以遵循的道路。“我努力说服部长们,我觉得高尔夫并不是精英运动,你终生都可以玩这项运动。我5岁开始打球,而我63年之后仍然在打。”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伊朗正在发出一些声音,他们与亚太高尔夫联合会以及高尔夫的主管机构R&A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

  “我已经意识到了他们对这项运动深层次的热情,可是他们不确定该怎么做走向第二个阶段。在那里,孩子们无法进入打球的地方。” 大卫-切瑞说。

  在伊朗高尔夫联合会的执行长凯科夫斯-赛义德的办公室中,点缀着各种高尔夫纪念品,与此同时,这里也挂着伟大领袖哈梅内伊以及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霍梅尼的画像。他很明白自己的任务艰巨,可是他同时也在寻求另外五年任期。

  “我们有难题,可是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寻找有实力的球手,”他说。

责任编辑:Morgan